兔方_我是小熊太妃糖

『阿里山的朋友那边的朋友好啊』

兔方,没有什么很有韵味的笔名,我这个人挺狗的xxx

谢谢关注我的每一个人,虽然我又难产又没文笔,但我不要脸好勾搭还会去找你们聊天呀√

杂食,微米英洁癖٩(ü)ว出产的东西一般不会是米英以外的东西,偶尔红色雪兔出没

绑画@Yakumo☆Sparrow

【米英】震惊,电竞大手又吵架了,99%的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tan90°,ooc有
#瞎jb写,完全不了解电竞【不根本就没有谈到什么电竞】
#和这人的自杀一小时 @苏缪—看不到幕末天狼要死了
————————————————————————
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柯克兰,再一次的,吵架了——

是的,他们吵架是个很常见的事情,毕竟急性子的近战法师和慢性子的召唤法师——思想是不会在一条线上的。

哪怕他们是恋人,并且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团里放闪光弹。

哪怕他们已经同居,但还是解决不了天天吵架的问题。

思想不在一条线上真的是很苦恼的一件事,局外人看着他们的吵架打闹,都得出来了一个这样的结论

阿尔弗雷德是个非常非常——正宗的,近战法师。

为什么说他很正宗呢……看看他的装备,都是顶尖的法师装备,就连法杖也是最昂贵的那款,但你永远不会在战场上看到他威风凛凛的拿着法杖做后排,而是看着法师装备齐全的他——拿着他的法杖直接怼敌人脑门上。

好吧虽然这样也很酷,至少在视觉冲击上感觉很酷,毕竟……贴脸放大规模爆炎可不是每个法师敢做的。

而亚瑟.柯克兰是个召唤法师,永远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

威正四方的狮子,饥肠辘辘的饿狼,用来监察的猫头鹰,甚至是童话中才会出现的神圣的独角兽,没有什么是他不能召唤出来的——

可惜的是,正因为是召唤师,所以本身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所以亚瑟无比的小心翼翼,每一次出站他都要想一套完整的战术计划。

直到他们两个碰到一起,当上了对友,这两个人的平衡和掼有的战斗方式,一起被打破了。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到几分钟前。



“我真的是受够你了!你这个整天吃着垃圾食品的超重儿童!shit.我为什么会遇见你这样冲动的队友!”

“哈?到底是谁受不了谁啊?古板更不上潮流做饭还难吃的死大叔!只会在后面磨磨蹭蹭的胆小鬼!”

“不过是个两百年不到的小鬼你怎么敢这么随意的评判我!是绅士!是战术!真的是……你自己一个人呆着去吧,乳臭未干的自大狂!幼稚鬼!”

“hero更乐意一个人待着!你个不会变通的老木头!”

哐——的一声巨响,门被关上了。

亚瑟一个人出去了。

“切,一个人玩会更开心,谁要和那个死大叔一起打网游……”


现在,再让我们把时间调回来吧。


“……切。”

把手柄丢到一边,双手向上伸个懒腰,再打了个哈欠,烦躁的揉乱了自己亚麻金的头发,赌气一样的抱着怀里印有英国国旗的抱枕,揉搓积压让抱枕变成各种形状,最后还是无聊的抛在了一边。

抬头看一眼墙上还在走动的的挂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回响着。

现在是晚上九点,距离亚瑟出门没有再回来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

“……要不出去找下他吧。”看着挂钟,自言自语到,突然阿尔拍了拍自己的脸,气急败坏的瞪着电脑屏幕。“不,我才不会出去找那个大叔呢,错的又不是我……我才没有错,大胆有什么不好的……”

“hero才不会是做错的那个……”



……刷啦啦,刷啦啦……



晚上十点半,天上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亚瑟他带了伞吗?阿尔弗雷德的表情变的紧张起来,眉头微微皱起,咬咬牙,还是不去管门外的雨声。

这不是我的错,明明是他唯唯诺诺,天天说着什么战法战法躲在后面像个胆小鬼一样……我才不会去道歉……

反正雨也很小……亚瑟也不可能蠢到下了雨也不去哪里躲躲的,说不定还会回来呢。

愤恨的咬了一口汉堡,打开了电视,逼迫着自己去看无聊的爱情故事而不是去关注外面越变越大的雨声,不住地在心里抱怨,无视了外面发生的一切


“轰隆——”


响彻天际的雷声,可算是把阿尔弗雷德给吓回了魂。

瞪大了眼睛的他看着外面轰隆隆的大雨,玻璃被雨水打击的碰碰响,阿尔这下是彻底的慌了。

他知道的,亚瑟出去的时候没有带伞,他记得一清二楚,那个气愤的背影,什么都没有带的关上了门。

什么都没有带上……等等亚瑟会不会连钱包都没带?!

想到这里,阿尔弗雷德可算是坐不住了,急忙抓起伞和钱包,在门口拿上钥匙揣兜里就跑出去了。


亚瑟,亚瑟,亚瑟!



刚刚打开别墅门,就看见了蹲在屋檐下的的那个召唤师。

“亚瑟……我们先回家……”

一进家门,阿尔就慌张的跑到浴室拿了浴巾出来,帮亚瑟擦试头发上雨水,他们顺着亚瑟的头发,慢慢汇聚成一滴,滴落在实木地板上。

“亚瑟你怎么不进——”

“对不起……”

阿尔愣住了,听着闷闷的声音从浴巾里面传出来,愣住了。

“我……仔细想了一下……是我太软弱了……对不起……呜……”

亚瑟小小的啜泣声传了出来,伴随着不规律的呼吸,还有时不时传出来的抽气声。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他感觉胸口被人塞了一块木塞一样,透不过气来。

“我……”

阿尔一把揽过亚瑟,紧紧的抱住了他,力气大的将亚瑟勒的生疼,把头埋到亚瑟的颈边,亚瑟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在颤抖。

“亚瑟对不起!我不应该……那么孩子气的……我……明明是我太冲动了……”






【对不起啊。】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一起笑了出来,把浴巾拉上,互相亲吻了一下对方的唇。

“以后不许吵架了啊——”
“保证!”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两人终于和好了呢——








“阿尔弗雷德——”
“啊啊亚瑟你好烦啦——”

评论(1)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