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方_我是小熊太妃糖

『阿里山的朋友那边的朋友好啊』

兔方,没有什么很有韵味的笔名,我这个人挺狗的xxx

谢谢关注我的每一个人,虽然我又难产又没文笔,但我不要脸好勾搭还会去找你们聊天呀√

杂食,微米英洁癖٩(ü)ว出产的东西一般不会是米英以外的东西,偶尔红色雪兔出没

绑画@Yakumo☆Sparrow

噫明明刚刚才答应了一个小天使今天要更新,额,请允许我拖更一天。

家里有点事xxxx

【米英】猫咪八个你不能不知的习性

#铲屎官米x主子眉猫
#百度的习性,如果和你家的主子有出入,请不好太在意xxx
————————————————————————————
1.贪睡
每一只猫都懒洋洋的,贪睡的猫咪甚至一天能睡20个小时,当然,我们阿尔弗雷德家里那只绅士的英格兰折耳猫也不例外!虽然不算贪睡的猫咪,但也可以说是一个小懒猫了。

为什么是英格兰不是苏格兰?因为这只猫是英国的宠物店买到的猫咪,所以叫英格兰折耳猫。阿尔弗雷德这样说到。

作为一个亚瑟的主人,阿尔其实挺开心亚瑟睡着的,先不说平时脾气古怪的猫咪不会再无缘无故挠自己了,故意摆出来的严肃的脸也软化下来,变成了正常猫咪的模样。






“啊……果然亚瑟还是很可爱的啊!”

阿尔弗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小声尖叫着,拿出自己的手机就是在亚瑟周围绕着圈子拍照,软乎乎的小肚子暴露在空气中,随着亚瑟的呼吸隆起又落下,轻轻抚摸亚瑟肚子的时候,亚瑟还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一副舒服极了的样子。

要是平时的亚瑟也可以这么乖就好了!这么想着,阿尔小心翼翼的捧起亚瑟的爪子,给他的肉垫来了一个特写。

yes!亚瑟粉嫩又柔软的肉垫特写到手啦!

2.任性
猫咪可从来不会吧你当主人,把他们当做自己平等的朋友会更好哦!

更不用说亚瑟这样傲气的猫咪了。

但是,亚瑟又比一般猫咪要乖巧多了,另一种意义上的乖巧……亚瑟知道自己要保持干净,所以就算皱紧了脸,也会乖乖的待在水里任你清洗;他也不会趴在你的键盘上,因为他知道,阿尔弗也是有自己的工作的,当然,玩游戏的时候另当别论!他也不会阻碍你去清理他的猫砂,他会安静的趴在阿尔的背上监督他干活。

当然,有的时候亚瑟也不会那么乖巧……

他会在你晚上喝咖啡准备熬夜的时候用猫爪子拍你的脸,一脸气愤的喵喵叫。啊……亚瑟一定是不想让hero熬夜吧……真可爱啊……【亚瑟os:我不想闻到那股讨厌的咖啡味喵!一脸享受是要干什么啊,笨蛋吗喵?】







不过……阿尔有时也觉得亚瑟不是那么的可爱。







比如叼着自己的汉堡丢进垃圾桶的时候。

“hero的汉堡包!亚瑟!!!”“喵——!”一人一猫就这么对峙在小小的客厅里,阿尔想大跨步去把自己那还包着包装纸,热气腾腾的汉堡包拿回时,就会被亚瑟跳起来用爪子挠手。

“hero的汉堡啊……哇啊亚瑟你明明是我的宠物还不让主人吃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喵呜,喵喵喵!【油腻腻的垃圾食品,不能让你吃!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会被你压死的喵!还有,谁承认你是我的主人啦喵!】”

然后我们的hero先生,就愉快的负伤【手上被抓出了红痕】了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喵咪是很任性的,他们可不会听你的命令,要当平等的好朋友,好好的谈谈哦。

显然,我们的大英雄意识不到这个点。

脑子转不过来的阿尔只好蔫哒哒的瘫在自己的桌子上,一副委屈的样子自哀自怨和抱怨自己的亚瑟为什么和别的猫咪不一样不听自己话了。




“喵……”

这个声音是?








“亚瑟?!”阿尔瞪大了眼睛,看着跳到自己桌子上的亚瑟,一副不情愿又自责的样子,就连他那两条和海苔一样黑色的绒毛都纠结到了一起,然后慢慢悠悠走到自己手边,低下头舔弄着自己挠出来的红痕,不时抬头观察自己的反应。

啊,只是这样的话hero是不会原谅你的!卖萌无效!





亚瑟看阿尔还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祖母绿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就连竖起的瞳孔都扩散开来变得圆圆的,

哎呀……阿尔先生要把自己家的主子惹哭了……






……果然对亚瑟还是不可能生气!啊啊啊亚瑟要哭出来了!

最后阿尔还是没能抵抗住自己家猫咪的眼睛诱惑,伸出手把亚瑟环在了臂弯里,捏了捏他两只垂下来的小耳朵。“不哭啦……hero不吃汉堡了!所以亚瑟开心一点,hero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亚瑟喵喵被发现自己得小心思了!啊,亚瑟用小爪子把自己的脸捂起来了,真的是很容易害羞呢……

阿尔只好凑过去把他的爪子拨开,然后用脸蹭蹭自己家这个小折耳猫的脸蛋表示友好了,然后感觉到脸上好像有点东西在摩擦……还有湿漉漉的。

亚瑟是在安慰我?还是说终于肯靠近hero一点了!还没等阿尔激动的抬起头,亚瑟就先一步跳下了桌子,慌慌张张的跑到客厅去了。

阿尔摸了摸脸上被舔过的地方,感觉酥酥麻麻的,然后开心的笑了起来,hero的亚瑟果然是世界第一可爱的猫咪!

—————————————TBC—————————————
八个习性只写了两个,总之各位慢慢看,我先去陪我家主子玩了👋👋👋

我是全场最佳吐槽役!【叉腰站会儿】

清明子鹤:

米英群里的一次传画,非常不容易!!!@楽然_Rakushika @兔方_我是小熊太妃糖 @C了个C君w @善♂可♂蹭  

#求推荐#
#推荐了的人给你一个苹果#
【米英】☆一起去玩吧☆


——看到了,看到了!偷苹果的狼!





==================
〖以上是有完整版文案的!敬请期待w〗
CN表:
眉兔(亚瑟•柯克兰)柏罗@柏罗☆ 
狼米(阿尔弗雷德•F•琼斯)兔方(原po)
摄影:桃子
化妆:夜阑安歌
后期:晏未央
后勤:三次的同学所以没有CN啦

==================
—眉兔的话—
没屁感想只有一句妈卖批x
因为当天我们都是冒着小雨拍完的所以心情有点复杂xx
就,就这样吧。
顺便狼米!!!!她超好看!!!扩她!!!!作为一个英想日她bushi

—狼米的话—
我真的怕雨【咸鱼瘫,咸鱼瘫,咸鱼瘫完大尾巴狼瘫】怂了吧唧,下次打死不在雨里拍正片
哦还有不要相信那个小兔崽子⬆️的话,不存在的,我长得可丑,不过小兔子很可爱【比心心】

生日快乐!阿尔弗雷德,这个世界上最棒的hero!

国庆日快乐,美利坚合众国☆——

【存脑洞】我的脑洞小金库√

( づ ωど)脑洞小金库!用来存脑洞的!你们也可以评论你们想让我写的脑洞,总之欢迎充实我的宝库!

午后红茶

自杀一小时.jpg 其实还有好多好多特别大的脑洞xxx
面基是不能荒废时间的,面基是要自杀式产粮的!【叉腰站会儿】

苏缪—看不到幕末天狼要死了:

面基一小时撸文产物@兔方_lof到底能不能放返图 (题这家伙出的,爱抖露设定)好久没写米英了,有点手生..放心我还没跳坑呢


午后红茶
黑暗中电脑屏幕上的消息在滚动着,正是直播间,一条条惊叹和打赏消息滑过界面又消失了,屏幕上的英国人衣着得体,一边优雅的享受着他的下午茶一边和他的粉丝们轻松愉快的聊着天。
“柯克兰先生眼前的那盘萨赫蛋糕看上去真好吃!”
“柯克兰先生的甜点虐人时间到了!!怎么办我看的也好想吃!”
“柯克兰先生!我是你手中的红茶杯!”
诸如此类的言论在电脑上划过,而此时的主播亚瑟·柯克兰一边娴熟而绅士的应对着,午后金色的阳光把整体暖色的家具和红色的茶汤映照的温暖而舒适。
屏幕前戴着耳机年轻的美国人笑了笑 ,随手打上一行字:虽然我承认亚蒂非常可口,但是上面几位注意了,这只能是我吃哦。”
这条消息弹出后,弹幕一下密集到了一个新的程度。
“又来了。”
“又来了。”
“比上次早五分钟,这次我赢定了。”
“琼斯的秀恩爱时间又到了。”
“虽然有琼斯在,可是我还是好想..”
“别想了。”
“别想了。”
“不存在的,你抢不过琼总的。”
“可是有传言说,柯克兰先生曾经说过,他不承认认识过琼斯先生啊。”
“都是演艺圈的怎么可能不认识,总会有什么合作啊活动啊什么的,我记得他们两个好像几年前有什么电影合作项目吗?”
看着眼前的评论,阿尔弗雷德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抓过放在一边的饮料喝了一口,就接着在电脑上打:我和亚蒂的事,大家就不要乱猜了哦。
刚想接着打些什么上去的阿尔弗雷德就听见耳机里亚瑟说了句:“今天的下午茶就这么结束了,下周再见!”屏幕紧接着变成了漆黑一片,一行“直播已结束”显示了出来。
看着漆黑的摄像头,亚瑟站了起来,把喝完茶后的茶具和甜点架拿到厨房开始收拾。本来对他而言这些事交给女佣就可以了,但只要涉及到他喜欢的茶具瓷器,他都更愿意亲力亲为。
一边拿软布擦拭着手中茶杯上剩余的水滴,亚瑟一边回想着刚才的直播。今天,那个ID是拯救世界的人又跑出来捣乱了。从一个月前的下午茶活动开始,这个ID就开始在亚瑟的直播间频繁地出现,说这些高调占领亚瑟什么的话,还经常大把大把地进行打赏,细心的八卦党们很快就发现了这位正是美国当红新星,以平易近人有活力而著名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在现在较为年轻的女性团体中很有些人气。
这么一个要啥有啥,颜值很高前途一片光明的明星,每个星期专门腾出这么长一段时间,跑到一个英国偶像的直播间里打赏,肯定不是来撒钱旅游的。一时间话题风起。可是当事人却都没有个解释。当事人越是神秘,围观群众越是兴奋,渐渐的,阿尔弗雷德什么时候发第一条消息,也渐渐成了每次直播时粉丝热议的话题。
这家伙又想搞什么啊,亚瑟无奈的想着。确实如粉丝所说,他和阿尔弗雷德认识,而且不是一般的认识,而是一对有着四五年时间长的地下情侣。最开始他俩就约定好,出于对以后各自发展的必要,对外隐藏两人关系,现在这又是闹哪一出啊,看来,有必要和他好好谈一下了。
收拾完茶具,亚瑟打开电脑开始整理今天的邮件。一打开邮箱,阿尔弗雷德的邮件瞬间弹了出来,亚蒂亚蒂!今天直播用了我寄给你的红茶!hero的品味超棒的对吧!邮件附带着一张阿尔弗雷德大大的笑脸。
其实今天的红茶只能说是次品,虽然颜色也是暗红沉静,但香醇远远不够,估计又是什么黑心商家坑了那边那个根本不知道红茶为何物的美国人。其实作为红茶爱好者,亚瑟家的高档红茶比比皆是,为什么要选这款红茶亚瑟自己也不清楚,看到阿尔的邮件也是一边心里默默吐槽着然后给自己找些什么其他红茶拿起来太麻烦而这个拿起来容易之类的理由给自己开脱。
“不是说好隐藏的吗?”亚瑟回复着阿尔弗雷德的邮件。
“偷偷爱着亚蒂太辛苦了,我要让全世界知道亚蒂是我的!”邮件很快回复了过来,并带上了一个大哭的表情。
“你就不考虑一下你的女性粉丝们的心情吗?”亚瑟有些苦笑不得,这家伙出道也不早了,怎么还这么幼稚?
“我在我自己的私人粉丝团里做过调查了,大多数人都同意我追求你的!我会让大家都接受这个事实的!到那时候,全世界都没法从我身边抢走你!下周直播室见!”
看着眼前的邮件,亚瑟若有所思,貌似这样...也不错?亚瑟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的红茶包装开始沉思,下周,泡什么样的茶比较好?

【米英】震惊,电竞大手又吵架了,99%的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tan90°,ooc有
#瞎jb写,完全不了解电竞【不根本就没有谈到什么电竞】
#和这人的自杀一小时 @苏缪—看不到幕末天狼要死了
————————————————————————
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柯克兰,再一次的,吵架了——

是的,他们吵架是个很常见的事情,毕竟急性子的近战法师和慢性子的召唤法师——思想是不会在一条线上的。

哪怕他们是恋人,并且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团里放闪光弹。

哪怕他们已经同居,但还是解决不了天天吵架的问题。

思想不在一条线上真的是很苦恼的一件事,局外人看着他们的吵架打闹,都得出来了一个这样的结论

阿尔弗雷德是个非常非常——正宗的,近战法师。

为什么说他很正宗呢……看看他的装备,都是顶尖的法师装备,就连法杖也是最昂贵的那款,但你永远不会在战场上看到他威风凛凛的拿着法杖做后排,而是看着法师装备齐全的他——拿着他的法杖直接怼敌人脑门上。

好吧虽然这样也很酷,至少在视觉冲击上感觉很酷,毕竟……贴脸放大规模爆炎可不是每个法师敢做的。

而亚瑟.柯克兰是个召唤法师,永远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

威正四方的狮子,饥肠辘辘的饿狼,用来监察的猫头鹰,甚至是童话中才会出现的神圣的独角兽,没有什么是他不能召唤出来的——

可惜的是,正因为是召唤师,所以本身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所以亚瑟无比的小心翼翼,每一次出站他都要想一套完整的战术计划。

直到他们两个碰到一起,当上了对友,这两个人的平衡和掼有的战斗方式,一起被打破了。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到几分钟前。



“我真的是受够你了!你这个整天吃着垃圾食品的超重儿童!shit.我为什么会遇见你这样冲动的队友!”

“哈?到底是谁受不了谁啊?古板更不上潮流做饭还难吃的死大叔!只会在后面磨磨蹭蹭的胆小鬼!”

“不过是个两百年不到的小鬼你怎么敢这么随意的评判我!是绅士!是战术!真的是……你自己一个人呆着去吧,乳臭未干的自大狂!幼稚鬼!”

“hero更乐意一个人待着!你个不会变通的老木头!”

哐——的一声巨响,门被关上了。

亚瑟一个人出去了。

“切,一个人玩会更开心,谁要和那个死大叔一起打网游……”


现在,再让我们把时间调回来吧。


“……切。”

把手柄丢到一边,双手向上伸个懒腰,再打了个哈欠,烦躁的揉乱了自己亚麻金的头发,赌气一样的抱着怀里印有英国国旗的抱枕,揉搓积压让抱枕变成各种形状,最后还是无聊的抛在了一边。

抬头看一眼墙上还在走动的的挂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回响着。

现在是晚上九点,距离亚瑟出门没有再回来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

“……要不出去找下他吧。”看着挂钟,自言自语到,突然阿尔拍了拍自己的脸,气急败坏的瞪着电脑屏幕。“不,我才不会出去找那个大叔呢,错的又不是我……我才没有错,大胆有什么不好的……”

“hero才不会是做错的那个……”



……刷啦啦,刷啦啦……



晚上十点半,天上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亚瑟他带了伞吗?阿尔弗雷德的表情变的紧张起来,眉头微微皱起,咬咬牙,还是不去管门外的雨声。

这不是我的错,明明是他唯唯诺诺,天天说着什么战法战法躲在后面像个胆小鬼一样……我才不会去道歉……

反正雨也很小……亚瑟也不可能蠢到下了雨也不去哪里躲躲的,说不定还会回来呢。

愤恨的咬了一口汉堡,打开了电视,逼迫着自己去看无聊的爱情故事而不是去关注外面越变越大的雨声,不住地在心里抱怨,无视了外面发生的一切


“轰隆——”


响彻天际的雷声,可算是把阿尔弗雷德给吓回了魂。

瞪大了眼睛的他看着外面轰隆隆的大雨,玻璃被雨水打击的碰碰响,阿尔这下是彻底的慌了。

他知道的,亚瑟出去的时候没有带伞,他记得一清二楚,那个气愤的背影,什么都没有带的关上了门。

什么都没有带上……等等亚瑟会不会连钱包都没带?!

想到这里,阿尔弗雷德可算是坐不住了,急忙抓起伞和钱包,在门口拿上钥匙揣兜里就跑出去了。


亚瑟,亚瑟,亚瑟!



刚刚打开别墅门,就看见了蹲在屋檐下的的那个召唤师。

“亚瑟……我们先回家……”

一进家门,阿尔就慌张的跑到浴室拿了浴巾出来,帮亚瑟擦试头发上雨水,他们顺着亚瑟的头发,慢慢汇聚成一滴,滴落在实木地板上。

“亚瑟你怎么不进——”

“对不起……”

阿尔愣住了,听着闷闷的声音从浴巾里面传出来,愣住了。

“我……仔细想了一下……是我太软弱了……对不起……呜……”

亚瑟小小的啜泣声传了出来,伴随着不规律的呼吸,还有时不时传出来的抽气声。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他感觉胸口被人塞了一块木塞一样,透不过气来。

“我……”

阿尔一把揽过亚瑟,紧紧的抱住了他,力气大的将亚瑟勒的生疼,把头埋到亚瑟的颈边,亚瑟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在颤抖。

“亚瑟对不起!我不应该……那么孩子气的……我……明明是我太冲动了……”






【对不起啊。】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一起笑了出来,把浴巾拉上,互相亲吻了一下对方的唇。

“以后不许吵架了啊——”
“保证!”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两人终于和好了呢——








“阿尔弗雷德——”
“啊啊亚瑟你好烦啦——”

【帕佩】给我跪下

#突然想起来欠这人一个帕佩→  @板蓝根吐司
#大概是打斗练手?
#假设帕洛斯离开海盗团
#ooc都是我的锅,希望有人纠正qwq!
#超短,就是练手一下
——————————————————————————
“哈?你的意思是你要离开海盗团?”

“不然呢,这儿对我来说,已经完全没有用处了。”

空气中好像有着淡淡的硝烟味一样,佩利耸耸鼻子,气的牙根发痒,犬齿摩擦着下排牙齿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双手紧握成拳,微微颤抖着,好像随时都要打上去一样。

“你现在最好告诉我你是在开玩笑……不然”

“不然你能怎么样?”

看着帕洛斯那种永远不变一直让人感觉不舒服的假笑和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一样令人作呕的语气,佩利大跨步过去,一把揪住了帕洛斯的衣领,微微低身一头撞了上去,两额相撞,发出碰的一声闷响,也不管疼痛,就强迫帕洛斯和自己双目对视,眉头紧皱在一起,烟粉色的瞳孔缩小,全身的肌肉紧绷着,咬牙切齿的从舌尖崩出来几个字。

“不然我他妈的现在就在这儿打爆你的脑袋!”

帕洛斯也沉不住气了,拽着佩利沙金色的乱毛就用力向后一拽,让佩利的脸向着天空,借着他看不到的瞬间,将佩利一把拽离自己面前,抬起膝盖就向着佩利的腹部顶去。

“咳……嘶……”

双腿一软,佩利捂着腹部就单膝跪在了地上,激起一阵尘土飘散,但也是强忍住痛苦,狠狠的瞪着帕洛斯,就像是一只窥伺猎物气管,随时都会扑上去的饿狼一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黑色的重力球已经漂浮在四周。

“喂,傻狗。”

帕洛斯低下头看着快要伏在地上的佩利,完完全全无视了随时会爆炸的重力球,面无表情,用着仿佛可以吐出冰渣一样的语气开口了。

“我,帕洛斯,已经不再需要你们那个没用的海盗团了。”

看着对方狠狠瞪住自己,不由得咋舌,走了上去,一脚抬起,对准对方的后脑勺,狠狠地踩了下去。

伴随着脑门撞上地面的闷响,尘土飞扬,佩利只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脸和地面亲密接触只会让他觉得自己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升,喉咙里传出野兽一样的低吼声,用力的抬起上半身,可帕洛斯只是默默地加上力道把佩利的头踩在原地罢了。

“喂,傻狗,给我乖乖的跪下。”带着微妙的感觉,帕洛斯的笑容越发越放肆起来,眼睛微微眯起,打从心底的愉悦。

“去你妈的……”佩利一手抓住帕洛斯的脚踝,向着帕洛斯背后的方向就是用力拉扯,另一只手撑起上半身,猛的抬头,稳当当的对帕洛斯的下巴产生暴击,抓起帕洛斯的衣领,狠狠地把他摁在地上。

“帕洛斯你才是要给老子跪下!谁允许你离开海盗团的!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爆你的头!”

“谁打爆谁还不知道呢。”

紧接着就是重力球爆炸的声音,混杂着拳头碰撞,低声嘶吼的声音。

【今天我就要让你给我跪下】
————————————————————————
小甜饼变互殴我的锅,ooc也是我的锅,欢迎来矫正【扶额】第一次写凹凸我好他妈的紧张。
最后容我喊一句强强真好

没什么意义的摸鱼。

顺便接点文,好无聊但是没梗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