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方_我是小熊太妃糖

『阿里山的朋友那边的朋友好啊』

兔方,没有什么很有韵味的笔名,我这个人挺狗的xxx

谢谢关注我的每一个人,虽然我又难产又没文笔,但我不要脸好勾搭还会去找你们聊天呀√

杂食,微米英洁癖٩(ü)ว出产的东西一般不会是米英以外的东西,偶尔红色雪兔出没

绑画@Yakumo☆Sparrow

【米英】Salvation【上】

★德州杀人狂米x天使英→人类英
★标题是救赎的意思【虽然整个故事没有那么多救赎的意味】
★梦到的小故事,bug有点多💦💦💦
———————————————————
叮咚,叮咚,是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来了 。

叮咚,叮咚,钟声响起来了。

叮咚,叮咚,是什么在尖叫?





天亮了……






“这个女人已经是第八个死掉的人了!警察到底有没有点用处?!”

“欧……无能的警察,真该死,下一个不会轮到我吧……”

“这个杀人狂杀的人完全没有特点,他难道只是拿杀人当做一个乐趣吗?”

“妈妈……我好怕……”

群众的谩骂的声音,担忧的声音,害怕的声音混在一起,整个纽约笼罩在一片淡淡的恐惧和绝望里。





“我相信杀人狂不会对一个小女孩下手的,他可是hero啊★”




与众不同的声音传了出来。

大家都朝他那边看过去,带着惊讶和厌恶的神情,他本人并没有太在意罢了。

是一个标准的美国男孩,耀眼的金发微微有些偏橙色,看上去充满了活力,天蓝色的眼睛就像晴日里的天空一样,好像马上就会沉迷进去一样的纯粹,暗红色的卫衣正中间,HERO四个纯白色的印花体现出来他是个有着英雄主义的年轻人。

他脸上挂着一个完美的微笑,蹲下来摸了摸小女孩柔软的蜜褐色卷发,从自己的口袋里像变魔术一样变出来一颗草莓糖。




“不要怕——hero用自己的吃汉堡的权利担保,你绝对不会有事的!”




不知道是因为草莓糖,还是因为年轻人的笑容,或者说是那几句保证,小女孩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漏风的牙齿露了出来。

“妮娜——要回家了哦哦,来,和哥哥说声谢谢。”

“谢谢哥哥!妮娜不怕了!哥哥也要注意安全哦!”

年轻人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拍拍胸口,信誓旦旦的说道“hero是绝对不会有事的!”



因为我就是那个杀人狂啊。



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一个哈佛大学的学生,副业是,拯救世界的hero,不过这个hero被大家称为,杀人狂,是的就是今早大家讨论的那个杀人狂。

所以说这个hero也只有他自己这么认为了。

“真不爽,明明我是在为民除害,一个社会的寄生虫,站街女而已——真是,气死我了,今晚要吃三个汉堡来安抚自己!”阿尔弗雷德气呼呼的,穿着艳橙色的大衣外套站在隐蔽的小巷子里,大衣的下摆破烂不堪,因为粘上了太多的洗不干净的血,阿尔弗雷德特地把那一块涂成了绿色,看上去的视觉效果很爆炸,饱和度高的橙和饱和度高的绿碰撞在一起,在晚上显得格外耀眼,这对于一个杀人狂来说是非常不利的条件。



可hero就不一样了,英雄就应该耀眼一些——阿尔弗雷德这样想着,带上了自己纯白色的面具。




拉动链锯,L型的锯齿划破空气,带起一阵狂妄的风,巨大的噪声突然响起,打破了凌晨的宁静,阿尔露出了和今早面对小女孩时一样完美的,充满活力的笑容。


今天的目标是——没有人性的富豪!



警铃响起,凌晨巡逻的警察们分分带着手电筒跑上了街头,一个个提醒住户们注意安全,锁好门窗。皮靴踩在地上的混乱的声音就像踢踏舞的舞步声一样,手电筒的光好似舞台上的照射灯,凌晨十二点。

警铃的声声,皮靴落地的声音,配上耀眼的灯光。



就是阿尔弗雷德的舞台。

“Showtime——!”




“哐当!!!”




又是一道突兀的声音

“谁,谁在那里?!快去看!绝对不能让那个疯子跑了!”

“Yes,sir!”

警察们跑来跑去,顺着声音前进。




近了,更近了,手电筒的灯光照进巷子里,哪里有什么……




“报告长官,是一地的鸽子毛!”

“我的上帝……是谁在半夜把自己家的鸽子放出来了?先不管了,都把自己的警犬带出来,顺着机油味去找,我相信那个疯子就在不远处,这次他跑不掉了!”

“Yes,sir!”



阿尔弗雷德现在脑子很乱。

自己刚刚是被什么东西砸到了?鸽子?不对……




他望着脚下的云朵和仿佛模型一样的市中心。

鸽子好像,没有那么大力气把自己带到空中去。



“天哪……你浑身都是肥肉吗?真重……”



阿尔弗雷德僵硬的转过头,嗯,一个很正常的少年,沙金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他的眼中好像有一片生机勃勃的森林,混着夕阳的微光,粗粗的眉毛没有给他减分,反而增添了一份可爱,一个帅气的,会收到情书的类型的少年,阿尔弗雷德不会下手的类型。



如果忽略他背后那一对翅膀和他们现在的处境的话。




“鸟……鸟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天使!蠢货!”

“什,什么?”

“给我记好了,脂肪块,我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是个天使,不是什么鸟人!你们美国人都这么没礼貌的吗?”

阿尔弗雷德没听到这段话,因为他已经晕过去了。

这对一个无神论者和怕鬼的美国人来说,打击太大了。




金发的天使气愤的想把这个重物给直接丢掉。

第六棒打卡,好久没写文了,又到了米英结婚的日子(不是),以后会慢慢变回文手的,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米英の荧光家具群专用搞事号:

第七次发orz
搞不懂老福特的敏感词
是群里三月三的传文啦
主题是跳舞
感谢各位文手的参与√

第一棒 乱世 @乱世风日下
第二棒 荼菟 @荼菟翼_愿望是填平大西洋
第三棒 柒晓灵 @柒晓灵
第四棒 汤圆 @看到汤圆请催她去更文
第五棒 安墨弦 @老正经的安墨弦
第六棒 红绿灯 @兔方_我是小熊太妃糖
第七棒 白城执 @白城执
第八棒 蛋挞 @挞。

【米英】一见钟情时会说的话

*学院米英
*许久没写文后的练手产物,慎入
*学校规矩照搬我们学校的校规所以可能有bug,请无视
——————————————————————
我好像对他一见钟情了。

阿尔弗雷德在心里这么想着,伸手摸摸自己的左胸口,感受自己的心脏在自己胸膛里不断的跳动着,好像要跳出自己的胸口,朝着眼前的那个人直直的奔过去一样。

hero的小心脏啊,好好的待在胸膛里!不要像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一样,让心脏不受控制的到处乱跑,克制住自己,阿尔这么想到。

我怎么可能对他一见钟情?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有一个不怎么帅气的场,没有华丽丽的对视,没有轻松愉悦的交谈,有的只是那个学生会会长对阿尔的一句不屑的哼声,然后抬手便扣除了他一分学分。

但是阿尔完全没有在意,他在意的只有面前会长眼里的一片翠盈盈的森林,他在意的只有耳边会长那一声可爱的气音,他在意的只有他那好似上帝馈赠的沙金色的短发还有那可爱却不失男性魅力的脸庞,比常人稍白的肌肤,还有他脸上严肃又带有些不屑的表情,可爱的犯规了。

当然,还有那有些粗过头眉毛,看上去就像两片海苔一样,但在阿尔眼里,这反而显得这个严肃过头的会长更加可爱了。

那一刻,阿尔的有些晕乎乎的,他好像想到了很多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脑子里只有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会长。

“一年级新生是吗,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下次注意一点,要是再衣衫不整进校,我会直接上报你们老师而不是简简单单扣一分,我是学生会会长,亚瑟.柯克兰,也是监督员。”

正宗的英国腔,听上去都好像带着下午茶的甜香味,他叫亚瑟,大众,但是却很适合他。

我真的对他一见钟情了。

亚瑟伸出手,帮他解开乱糟糟的领带,再重新系好,在这期间,阿尔的眼神没有离开过亚瑟的脸,胸口时不时传来温暖的触感,那是亚瑟的手指碰到他衬衫的感觉。




阿尔感觉自己就要死了,死于心跳过快。

亚瑟轻拍了一下阿尔胸口,嘴角微微上扬,对自己的[作品]很是满意,顺手帮他整理了一下领口。

“自己照个镜子好好照照自己现在的样子,毛头小子,顺便回去把你花花绿绿的乞丐裤*换了,不然下一次还是要扣分的,连续扣五分送至校长室处理。”亚瑟坏笑着说到

阿尔的脸耳尖有些发红,微微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一见钟情的时候,应该说些什么?

抒情的,热烈的,平静的……

是的,他想了很多很多,思考的范围都快跑到外星球上的人性生物去了,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

最后,阿尔终于发出了声音,对着自己一见钟情的人说道……


————

“你就是会长吗?你的眉毛可真粗啊XD!”

……

“操你妈的琼斯,给我站住!”
——————————————————
花花绿绿的乞丐裤*:带有一些嘻哈补丁的破洞牛仔裤

好久不见,估计你们已经忘记我了x

【米英】猫咪八个你不能不知的习性

#铲屎官米x主子眉猫
#百度的习性,如果和你家的主子有出入,请不好太在意xxx
————————————————————————————
1.贪睡
每一只猫都懒洋洋的,贪睡的猫咪甚至一天能睡20个小时,当然,我们阿尔弗雷德家里那只绅士的英格兰折耳猫也不例外!虽然不算贪睡的猫咪,但也可以说是一个小懒猫了。

为什么是英格兰不是苏格兰?因为这只猫是英国的宠物店买到的猫咪,所以叫英格兰折耳猫。阿尔弗雷德这样说到。

作为一个亚瑟的主人,阿尔其实挺开心亚瑟睡着的,先不说平时脾气古怪的猫咪不会再无缘无故挠自己了,故意摆出来的严肃的脸也软化下来,变成了正常猫咪的模样。






“啊……果然亚瑟还是很可爱的啊!”

阿尔弗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小声尖叫着,拿出自己的手机就是在亚瑟周围绕着圈子拍照,软乎乎的小肚子暴露在空气中,随着亚瑟的呼吸隆起又落下,轻轻抚摸亚瑟肚子的时候,亚瑟还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一副舒服极了的样子。

要是平时的亚瑟也可以这么乖就好了!这么想着,阿尔小心翼翼的捧起亚瑟的爪子,给他的肉垫来了一个特写。

yes!亚瑟粉嫩又柔软的肉垫特写到手啦!

2.任性
猫咪可从来不会吧你当主人,把他们当做自己平等的朋友会更好哦!

更不用说亚瑟这样傲气的猫咪了。

但是,亚瑟又比一般猫咪要乖巧多了,另一种意义上的乖巧……亚瑟知道自己要保持干净,所以就算皱紧了脸,也会乖乖的待在水里任你清洗;他也不会趴在你的键盘上,因为他知道,阿尔弗也是有自己的工作的,当然,玩游戏的时候另当别论!他也不会阻碍你去清理他的猫砂,他会安静的趴在阿尔的背上监督他干活。

当然,有的时候亚瑟也不会那么乖巧……

他会在你晚上喝咖啡准备熬夜的时候用猫爪子拍你的脸,一脸气愤的喵喵叫。啊……亚瑟一定是不想让hero熬夜吧……真可爱啊……【亚瑟os:我不想闻到那股讨厌的咖啡味喵!一脸享受是要干什么啊,笨蛋吗喵?】







不过……阿尔有时也觉得亚瑟不是那么的可爱。







比如叼着自己的汉堡丢进垃圾桶的时候。

“hero的汉堡包!亚瑟!!!”“喵——!”一人一猫就这么对峙在小小的客厅里,阿尔想大跨步去把自己那还包着包装纸,热气腾腾的汉堡包拿回时,就会被亚瑟跳起来用爪子挠手。

“hero的汉堡啊……哇啊亚瑟你明明是我的宠物还不让主人吃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喵呜,喵喵喵!【油腻腻的垃圾食品,不能让你吃!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会被你压死的喵!还有,谁承认你是我的主人啦喵!】”

然后我们的hero先生,就愉快的负伤【手上被抓出了红痕】了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喵咪是很任性的,他们可不会听你的命令,要当平等的好朋友,好好的谈谈哦。

显然,我们的大英雄意识不到这个点。

脑子转不过来的阿尔只好蔫哒哒的瘫在自己的桌子上,一副委屈的样子自哀自怨和抱怨自己的亚瑟为什么和别的猫咪不一样不听自己话了。




“喵……”

这个声音是?








“亚瑟?!”阿尔瞪大了眼睛,看着跳到自己桌子上的亚瑟,一副不情愿又自责的样子,就连他那两条和海苔一样黑色的绒毛都纠结到了一起,然后慢慢悠悠走到自己手边,低下头舔弄着自己挠出来的红痕,不时抬头观察自己的反应。

啊,只是这样的话hero是不会原谅你的!卖萌无效!





亚瑟看阿尔还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祖母绿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就连竖起的瞳孔都扩散开来变得圆圆的,

哎呀……阿尔先生要把自己家的主子惹哭了……






……果然对亚瑟还是不可能生气!啊啊啊亚瑟要哭出来了!

最后阿尔还是没能抵抗住自己家猫咪的眼睛诱惑,伸出手把亚瑟环在了臂弯里,捏了捏他两只垂下来的小耳朵。“不哭啦……hero不吃汉堡了!所以亚瑟开心一点,hero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亚瑟喵喵被发现自己得小心思了!啊,亚瑟用小爪子把自己的脸捂起来了,真的是很容易害羞呢……

阿尔只好凑过去把他的爪子拨开,然后用脸蹭蹭自己家这个小折耳猫的脸蛋表示友好了,然后感觉到脸上好像有点东西在摩擦……还有湿漉漉的。

亚瑟是在安慰我?还是说终于肯靠近hero一点了!还没等阿尔激动的抬起头,亚瑟就先一步跳下了桌子,慌慌张张的跑到客厅去了。

阿尔摸了摸脸上被舔过的地方,感觉酥酥麻麻的,然后开心的笑了起来,hero的亚瑟果然是世界第一可爱的猫咪!

—————————————TBC—————————————
八个习性只写了两个,总之各位慢慢看,我先去陪我家主子玩了👋👋👋

我是全场最佳吐槽役!【叉腰站会儿】

清明子鹤:

米英群里的一次传画,非常不容易!!!@楽然_Rakushika @兔方_我是小熊太妃糖 @C了个C君w @善♂可♂蹭  

【存脑洞】我的脑洞小金库√

( づ ωど)脑洞小金库!用来存脑洞的!你们也可以评论你们想让我写的脑洞,总之欢迎充实我的宝库!

午后红茶

自杀一小时.jpg 其实还有好多好多特别大的脑洞xxx
面基是不能荒废时间的,面基是要自杀式产粮的!【叉腰站会儿】

苏缪—看不到幕末天狼要死了:

面基一小时撸文产物@兔方_lof到底能不能放返图 (题这家伙出的,爱抖露设定)好久没写米英了,有点手生..放心我还没跳坑呢


午后红茶
黑暗中电脑屏幕上的消息在滚动着,正是直播间,一条条惊叹和打赏消息滑过界面又消失了,屏幕上的英国人衣着得体,一边优雅的享受着他的下午茶一边和他的粉丝们轻松愉快的聊着天。
“柯克兰先生眼前的那盘萨赫蛋糕看上去真好吃!”
“柯克兰先生的甜点虐人时间到了!!怎么办我看的也好想吃!”
“柯克兰先生!我是你手中的红茶杯!”
诸如此类的言论在电脑上划过,而此时的主播亚瑟·柯克兰一边娴熟而绅士的应对着,午后金色的阳光把整体暖色的家具和红色的茶汤映照的温暖而舒适。
屏幕前戴着耳机年轻的美国人笑了笑 ,随手打上一行字:虽然我承认亚蒂非常可口,但是上面几位注意了,这只能是我吃哦。”
这条消息弹出后,弹幕一下密集到了一个新的程度。
“又来了。”
“又来了。”
“比上次早五分钟,这次我赢定了。”
“琼斯的秀恩爱时间又到了。”
“虽然有琼斯在,可是我还是好想..”
“别想了。”
“别想了。”
“不存在的,你抢不过琼总的。”
“可是有传言说,柯克兰先生曾经说过,他不承认认识过琼斯先生啊。”
“都是演艺圈的怎么可能不认识,总会有什么合作啊活动啊什么的,我记得他们两个好像几年前有什么电影合作项目吗?”
看着眼前的评论,阿尔弗雷德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抓过放在一边的饮料喝了一口,就接着在电脑上打:我和亚蒂的事,大家就不要乱猜了哦。
刚想接着打些什么上去的阿尔弗雷德就听见耳机里亚瑟说了句:“今天的下午茶就这么结束了,下周再见!”屏幕紧接着变成了漆黑一片,一行“直播已结束”显示了出来。
看着漆黑的摄像头,亚瑟站了起来,把喝完茶后的茶具和甜点架拿到厨房开始收拾。本来对他而言这些事交给女佣就可以了,但只要涉及到他喜欢的茶具瓷器,他都更愿意亲力亲为。
一边拿软布擦拭着手中茶杯上剩余的水滴,亚瑟一边回想着刚才的直播。今天,那个ID是拯救世界的人又跑出来捣乱了。从一个月前的下午茶活动开始,这个ID就开始在亚瑟的直播间频繁地出现,说这些高调占领亚瑟什么的话,还经常大把大把地进行打赏,细心的八卦党们很快就发现了这位正是美国当红新星,以平易近人有活力而著名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在现在较为年轻的女性团体中很有些人气。
这么一个要啥有啥,颜值很高前途一片光明的明星,每个星期专门腾出这么长一段时间,跑到一个英国偶像的直播间里打赏,肯定不是来撒钱旅游的。一时间话题风起。可是当事人却都没有个解释。当事人越是神秘,围观群众越是兴奋,渐渐的,阿尔弗雷德什么时候发第一条消息,也渐渐成了每次直播时粉丝热议的话题。
这家伙又想搞什么啊,亚瑟无奈的想着。确实如粉丝所说,他和阿尔弗雷德认识,而且不是一般的认识,而是一对有着四五年时间长的地下情侣。最开始他俩就约定好,出于对以后各自发展的必要,对外隐藏两人关系,现在这又是闹哪一出啊,看来,有必要和他好好谈一下了。
收拾完茶具,亚瑟打开电脑开始整理今天的邮件。一打开邮箱,阿尔弗雷德的邮件瞬间弹了出来,亚蒂亚蒂!今天直播用了我寄给你的红茶!hero的品味超棒的对吧!邮件附带着一张阿尔弗雷德大大的笑脸。
其实今天的红茶只能说是次品,虽然颜色也是暗红沉静,但香醇远远不够,估计又是什么黑心商家坑了那边那个根本不知道红茶为何物的美国人。其实作为红茶爱好者,亚瑟家的高档红茶比比皆是,为什么要选这款红茶亚瑟自己也不清楚,看到阿尔的邮件也是一边心里默默吐槽着然后给自己找些什么其他红茶拿起来太麻烦而这个拿起来容易之类的理由给自己开脱。
“不是说好隐藏的吗?”亚瑟回复着阿尔弗雷德的邮件。
“偷偷爱着亚蒂太辛苦了,我要让全世界知道亚蒂是我的!”邮件很快回复了过来,并带上了一个大哭的表情。
“你就不考虑一下你的女性粉丝们的心情吗?”亚瑟有些苦笑不得,这家伙出道也不早了,怎么还这么幼稚?
“我在我自己的私人粉丝团里做过调查了,大多数人都同意我追求你的!我会让大家都接受这个事实的!到那时候,全世界都没法从我身边抢走你!下周直播室见!”
看着眼前的邮件,亚瑟若有所思,貌似这样...也不错?亚瑟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的红茶包装开始沉思,下周,泡什么样的茶比较好?

【米英】震惊,电竞大手又吵架了,99%的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tan90°,ooc有
#瞎jb写,完全不了解电竞【不根本就没有谈到什么电竞】
#和这人的自杀一小时 @苏缪—看不到幕末天狼要死了
————————————————————————
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柯克兰,再一次的,吵架了——

是的,他们吵架是个很常见的事情,毕竟急性子的近战法师和慢性子的召唤法师——思想是不会在一条线上的。

哪怕他们是恋人,并且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团里放闪光弹。

哪怕他们已经同居,但还是解决不了天天吵架的问题。

思想不在一条线上真的是很苦恼的一件事,局外人看着他们的吵架打闹,都得出来了一个这样的结论

阿尔弗雷德是个非常非常——正宗的,近战法师。

为什么说他很正宗呢……看看他的装备,都是顶尖的法师装备,就连法杖也是最昂贵的那款,但你永远不会在战场上看到他威风凛凛的拿着法杖做后排,而是看着法师装备齐全的他——拿着他的法杖直接怼敌人脑门上。

好吧虽然这样也很酷,至少在视觉冲击上感觉很酷,毕竟……贴脸放大规模爆炎可不是每个法师敢做的。

而亚瑟.柯克兰是个召唤法师,永远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

威正四方的狮子,饥肠辘辘的饿狼,用来监察的猫头鹰,甚至是童话中才会出现的神圣的独角兽,没有什么是他不能召唤出来的——

可惜的是,正因为是召唤师,所以本身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所以亚瑟无比的小心翼翼,每一次出站他都要想一套完整的战术计划。

直到他们两个碰到一起,当上了对友,这两个人的平衡和掼有的战斗方式,一起被打破了。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到几分钟前。



“我真的是受够你了!你这个整天吃着垃圾食品的超重儿童!shit.我为什么会遇见你这样冲动的队友!”

“哈?到底是谁受不了谁啊?古板更不上潮流做饭还难吃的死大叔!只会在后面磨磨蹭蹭的胆小鬼!”

“不过是个两百年不到的小鬼你怎么敢这么随意的评判我!是绅士!是战术!真的是……你自己一个人呆着去吧,乳臭未干的自大狂!幼稚鬼!”

“hero更乐意一个人待着!你个不会变通的老木头!”

哐——的一声巨响,门被关上了。

亚瑟一个人出去了。

“切,一个人玩会更开心,谁要和那个死大叔一起打网游……”


现在,再让我们把时间调回来吧。


“……切。”

把手柄丢到一边,双手向上伸个懒腰,再打了个哈欠,烦躁的揉乱了自己亚麻金的头发,赌气一样的抱着怀里印有英国国旗的抱枕,揉搓积压让抱枕变成各种形状,最后还是无聊的抛在了一边。

抬头看一眼墙上还在走动的的挂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回响着。

现在是晚上九点,距离亚瑟出门没有再回来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

“……要不出去找下他吧。”看着挂钟,自言自语到,突然阿尔拍了拍自己的脸,气急败坏的瞪着电脑屏幕。“不,我才不会出去找那个大叔呢,错的又不是我……我才没有错,大胆有什么不好的……”

“hero才不会是做错的那个……”



……刷啦啦,刷啦啦……



晚上十点半,天上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亚瑟他带了伞吗?阿尔弗雷德的表情变的紧张起来,眉头微微皱起,咬咬牙,还是不去管门外的雨声。

这不是我的错,明明是他唯唯诺诺,天天说着什么战法战法躲在后面像个胆小鬼一样……我才不会去道歉……

反正雨也很小……亚瑟也不可能蠢到下了雨也不去哪里躲躲的,说不定还会回来呢。

愤恨的咬了一口汉堡,打开了电视,逼迫着自己去看无聊的爱情故事而不是去关注外面越变越大的雨声,不住地在心里抱怨,无视了外面发生的一切


“轰隆——”


响彻天际的雷声,可算是把阿尔弗雷德给吓回了魂。

瞪大了眼睛的他看着外面轰隆隆的大雨,玻璃被雨水打击的碰碰响,阿尔这下是彻底的慌了。

他知道的,亚瑟出去的时候没有带伞,他记得一清二楚,那个气愤的背影,什么都没有带的关上了门。

什么都没有带上……等等亚瑟会不会连钱包都没带?!

想到这里,阿尔弗雷德可算是坐不住了,急忙抓起伞和钱包,在门口拿上钥匙揣兜里就跑出去了。


亚瑟,亚瑟,亚瑟!



刚刚打开别墅门,就看见了蹲在屋檐下的的那个召唤师。

“亚瑟……我们先回家……”

一进家门,阿尔就慌张的跑到浴室拿了浴巾出来,帮亚瑟擦试头发上雨水,他们顺着亚瑟的头发,慢慢汇聚成一滴,滴落在实木地板上。

“亚瑟你怎么不进——”

“对不起……”

阿尔愣住了,听着闷闷的声音从浴巾里面传出来,愣住了。

“我……仔细想了一下……是我太软弱了……对不起……呜……”

亚瑟小小的啜泣声传了出来,伴随着不规律的呼吸,还有时不时传出来的抽气声。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他感觉胸口被人塞了一块木塞一样,透不过气来。

“我……”

阿尔一把揽过亚瑟,紧紧的抱住了他,力气大的将亚瑟勒的生疼,把头埋到亚瑟的颈边,亚瑟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在颤抖。

“亚瑟对不起!我不应该……那么孩子气的……我……明明是我太冲动了……”






【对不起啊。】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一起笑了出来,把浴巾拉上,互相亲吻了一下对方的唇。

“以后不许吵架了啊——”
“保证!”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两人终于和好了呢——








“阿尔弗雷德——”
“啊啊亚瑟你好烦啦——”

【帕佩】给我跪下

#突然想起来欠这人一个帕佩→  @板蓝根吐司
#大概是打斗练手?
#假设帕洛斯离开海盗团
#ooc都是我的锅,希望有人纠正qwq!
#超短,就是练手一下
——————————————————————————
“哈?你的意思是你要离开海盗团?”

“不然呢,这儿对我来说,已经完全没有用处了。”

空气中好像有着淡淡的硝烟味一样,佩利耸耸鼻子,气的牙根发痒,犬齿摩擦着下排牙齿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双手紧握成拳,微微颤抖着,好像随时都要打上去一样。

“你现在最好告诉我你是在开玩笑……不然”

“不然你能怎么样?”

看着帕洛斯那种永远不变一直让人感觉不舒服的假笑和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一样令人作呕的语气,佩利大跨步过去,一把揪住了帕洛斯的衣领,微微低身一头撞了上去,两额相撞,发出碰的一声闷响,也不管疼痛,就强迫帕洛斯和自己双目对视,眉头紧皱在一起,烟粉色的瞳孔缩小,全身的肌肉紧绷着,咬牙切齿的从舌尖崩出来几个字。

“不然我他妈的现在就在这儿打爆你的脑袋!”

帕洛斯也沉不住气了,拽着佩利沙金色的乱毛就用力向后一拽,让佩利的脸向着天空,借着他看不到的瞬间,将佩利一把拽离自己面前,抬起膝盖就向着佩利的腹部顶去。

“咳……嘶……”

双腿一软,佩利捂着腹部就单膝跪在了地上,激起一阵尘土飘散,但也是强忍住痛苦,狠狠的瞪着帕洛斯,就像是一只窥伺猎物气管,随时都会扑上去的饿狼一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黑色的重力球已经漂浮在四周。

“喂,傻狗。”

帕洛斯低下头看着快要伏在地上的佩利,完完全全无视了随时会爆炸的重力球,面无表情,用着仿佛可以吐出冰渣一样的语气开口了。

“我,帕洛斯,已经不再需要你们那个没用的海盗团了。”

看着对方狠狠瞪住自己,不由得咋舌,走了上去,一脚抬起,对准对方的后脑勺,狠狠地踩了下去。

伴随着脑门撞上地面的闷响,尘土飞扬,佩利只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脸和地面亲密接触只会让他觉得自己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升,喉咙里传出野兽一样的低吼声,用力的抬起上半身,可帕洛斯只是默默地加上力道把佩利的头踩在原地罢了。

“喂,傻狗,给我乖乖的跪下。”带着微妙的感觉,帕洛斯的笑容越发越放肆起来,眼睛微微眯起,打从心底的愉悦。

“去你妈的……”佩利一手抓住帕洛斯的脚踝,向着帕洛斯背后的方向就是用力拉扯,另一只手撑起上半身,猛的抬头,稳当当的对帕洛斯的下巴产生暴击,抓起帕洛斯的衣领,狠狠地把他摁在地上。

“帕洛斯你才是要给老子跪下!谁允许你离开海盗团的!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爆你的头!”

“谁打爆谁还不知道呢。”

紧接着就是重力球爆炸的声音,混杂着拳头碰撞,低声嘶吼的声音。

【今天我就要让你给我跪下】
————————————————————————
小甜饼变互殴我的锅,ooc也是我的锅,欢迎来矫正【扶额】第一次写凹凸我好他妈的紧张。
最后容我喊一句强强真好

【米英】怎么又是你?

#又名How old are you(个屁)

#ooc现场

健身教练米x实习理发师英

=============================================

是的,正值盛夏,酷热难当。

 

热的要人命,全身都粘乎乎,甚至头发都被汗水浸没的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很是难受,汗水顺着头发滴落下去。

 

更何况我们的主角阿尔弗雷德还是个,健身教练,欧你知道的那种健身教练,每天在充满活力与汗臭味的健身房教导别人和自己一起挥洒汗水。

 

他总是很有人气,帅气的脸庞上仿佛用刀刻出来一般立体的五官,犹如天空一般碧蓝色的眼睛好似能把人吸进去一样,再加上亮白的牙齿与活力十足的笑容,欧......谁不喜欢帅气的小伙呢?更何况他还不是一般的小白脸,看看他精壮的恰到好处的身材。

 

客源不用说,每天都能排上长队——大概从篮球框直愣愣的排到健身房的大门外吧!

 


当然,这也证明着免不了每天都被浑身被汗水湿透,阿尔弗雷德也是知道的,汗水干透后衣服和自己的皮肤亲密接触的感觉,简直算是酷刑了。

 

不过别担心,许多健身房会贴心的准备好淋浴室,设备齐全,干净整洁,甚至每天毛巾都会换的淋浴室,而洗发水沐浴露没有的,和工作人员说一声就好了,前提是——你要交钱。

 

当然啦,我们的教练阿尔弗雷德是不用交钱的,他可是在这儿打工卖命赚钱的。

 

但他可从来不在健身房那诱人的淋浴室里洗头,总是把身子洗的香喷喷的,再套上一件可以把他那八块腹肌完美修饰出来的运动背心,直接忽略了他汗津津的头发,就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恩......这可真奇怪不是吗?

 

更奇怪的是阿尔弗雷德可不是要跑回自己家,而是每天顶着酷热的太阳,在正午时分,跑在犹如垃圾游戏渲染的人行道上,甚至连凉爽的树荫下都不走,直溜溜的朝着他的目的地跑去——

 

让我们来看看这个帅气的小伙儿最终的目的地在哪儿,能让他这么着魔......

 


......额......一家,理发店?

 

装修并不是很精致,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拙劣,墙上的镜子间隙贴着广告和活动,在墙壁上边的绳子挂满了发型参考,被头发所占领的方块瓷砖,随即被扫的一干二净。

 

“嘿,弗雷德,你今天来晚了哦——”吧台的金发美女,阿黛因走了过来,搭上了阿尔弗雷德的肩膀,脸上挂着有些戏谑的笑,指了指洗发间。

 

“亚瑟今天可是已经被叫走了哦,是个可爱的亚洲短发女孩。”阿黛因好玩的吹了声口哨,看着阿尔弗雷德瞬间耷拉下来的脸,有些好玩的的让另外一位理发师帮助阿尔弗雷德了。

 

“啊哈哈,亚瑟,看来我今天来晚了啊——”一进洗发间,阿尔弗雷德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吐了吐舌头。“今天有些忙过头了,嘿嘿......”

 

“人气越来越高了啊,阿尔。”亚瑟并没有去看他,而是专心致志的照顾自己这边的事物,毕竟自己还只是个实习生。

 

“啊没争取到和亚瑟独处的时间好可惜——”阿尔无奈的躺在了台子上面,任由他人打理自己的头发,毕竟头发粘在脸上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不过这会儿他也没闲着,眯起眼睛微微向上看,盯着亚瑟的锁骨,想着什么时候能咬下去就好了。嘴角勾起一个微笑。

 

“喂!亚瑟,要不我等下留下来两分钟吧!亚瑟你要可要补偿我!Hero不接受反对意见!”说完还嘟起了嘴,活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孩。

 

孩子气的发言,却对亚瑟意外的有效,可见亚瑟的耳根瞬间有些发烫发红,这让阿尔弗雷德不禁在心底比了个v字,脸上挂着傻兮兮的笑。

 

在门口的阿黛因反倒是先抢着发了言“我们的大英雄两分钟就可以搞定了吗?速度也太快了吧,哈哈哈。”

 

哦......这下子我们的亚瑟实习生脸上也开始发烫了,冰冷冷的白皮肤瞬间染上了桃子一样的淡粉。

 

恩......诱人极了,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微不可见的舔了下干燥的嘴唇。

 

“......那,那就晚上再约好了,这,这有什么好纠结的,你们两个真的是。”帮助黑发的女孩洗完头后,亚瑟尴尬的拿毛巾擦擦手,红着一张苹果一般的脸,准备出去给女孩吹头发了。

 

可下一秒亚瑟就被阿尔弗雷德抓住了,阿黛因也适时的热心肠的把女孩带了出去吹头发,瞥了一眼,给了阿尔弗雷德一个玩味的眼神。

 

“亚瑟......你不要骗我哦。”阿尔拿着毛巾擦干自己金色的短发,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眯起的眼睛,露出虎牙的微笑。

 

“英国的绅士从来不会说谎,现在和我出去把你的头上的那堆金色的稻草给吹干净。”亚瑟用哄孩子一样的语气哄着,想把阿尔弗雷德带出去,却反被阿尔抱在怀里。

 

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浮现在阿尔的脸上,看着亚瑟打了个寒战,但也没在意多少。

 

毕竟两个男人在晚上能发生什么呢,无非就是去酒吧喝酒或者坐在什么地方闲聊而已。


 

“那,亚瑟今晚来我家吧.....”压低了的声音,变的有些沙哑的声线。然后亚瑟就发现自己口袋里多了一张地址,而阿尔弗雷德已经哼着小歌走出去了。

 

嘿,谁刚刚想着两个大男人在晚上不能发生什么。

小兔子已经被狼给盯上了。

============================================

可能会有r18后续,吧。

亲身经历,理发店的小哥哥真的,唉,洗个头吃我一嘴狗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