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方_lof到底能不能放返图

『阿里山的朋友那边的朋友好啊』


杂食,微米英洁癖٩(ü)ว出产的东西一般不会是米英以外的东西,偶尔红色雪兔出没

【帕佩】给我跪下

#突然想起来欠这人一个帕佩→  @板蓝根吐司
#大概是打斗练手?
#假设帕洛斯离开海盗团
#ooc都是我的锅,希望有人纠正qwq!
#超短,就是练手一下
——————————————————————————
“哈?你的意思是你要离开海盗团?”

“不然呢,这儿对我来说,已经完全没有用处了。”

空气中好像有着淡淡的硝烟味一样,佩利耸耸鼻子,气的牙根发痒,犬齿摩擦着下排牙齿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双手紧握成拳,微微颤抖着,好像随时都要打上去一样。

“你现在最好告诉我你是在开玩笑……不然”

“不然你能怎么样?”

看着帕洛斯那种永远不变一直让人感觉不舒服的假笑和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一样令人作呕的语气,佩利大跨步过去,一把揪住了帕洛斯的衣领,微微低身一头撞了上去,两额相撞,发出碰的一声闷响,也不管疼痛,就强迫帕洛斯和自己双目对视,眉头紧皱在一起,烟粉色的瞳孔缩小,全身的肌肉紧绷着,咬牙切齿的从舌尖崩出来几个字。

“不然我他妈的现在就在这儿打爆你的脑袋!”

帕洛斯也沉不住气了,拽着佩利沙金色的乱毛就用力向后一拽,让佩利的脸向着天空,借着他看不到的瞬间,将佩利一把拽离自己面前,抬起膝盖就向着佩利的腹部顶去。

“咳……嘶……”

双腿一软,佩利捂着腹部就单膝跪在了地上,激起一阵尘土飘散,但也是强忍住痛苦,狠狠的瞪着帕洛斯,就像是一只窥伺猎物气管,随时都会扑上去的饿狼一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黑色的重力球已经漂浮在四周。

“喂,傻狗。”

帕洛斯低下头看着快要伏在地上的佩利,完完全全无视了随时会爆炸的重力球,面无表情,用着仿佛可以吐出冰渣一样的语气开口了。

“我,帕洛斯,已经不再需要你们那个没用的海盗团了。”

看着对方狠狠瞪住自己,不由得咋舌,走了上去,一脚抬起,对准对方的后脑勺,狠狠地踩了下去。

伴随着脑门撞上地面的闷响,尘土飞扬,佩利只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脸和地面亲密接触只会让他觉得自己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升,喉咙里传出野兽一样的低吼声,用力的抬起上半身,可帕洛斯只是默默地加上力道把佩利的头踩在原地罢了。

“喂,傻狗,给我乖乖的跪下。”带着微妙的感觉,帕洛斯的笑容越发越放肆起来,眼睛微微眯起,打从心底的愉悦。

“去你妈的……”佩利一手抓住帕洛斯的脚踝,向着帕洛斯背后的方向就是用力拉扯,另一只手撑起上半身,猛的抬头,稳当当的对帕洛斯的下巴产生暴击,抓起帕洛斯的衣领,狠狠地把他摁在地上。

“帕洛斯你才是要给老子跪下!谁允许你离开海盗团的!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爆你的头!”

“谁打爆谁还不知道呢。”

紧接着就是重力球爆炸的声音,混杂着拳头碰撞,低声嘶吼的声音。

【今天我就要让你给我跪下】
————————————————————————
小甜饼变互殴我的锅,ooc也是我的锅,欢迎来矫正【扶额】第一次写凹凸我好他妈的紧张。
最后容我喊一句强强真好

考完啦准备更新了!!!

悄悄咪咪虽然得不到答案但问一下。
你们想看恶魔米英还是狼米眉兔?

没什么意义的摸鱼。

顺便接点文,好无聊但是没梗的尴尬

【米英】怎么又是你?

#又名How old are you(个屁)

#ooc现场

健身教练米x实习理发师英

=============================================

是的,正值盛夏,酷热难当。

 

热的要人命,全身都粘乎乎,甚至头发都被汗水浸没的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很是难受,汗水顺着头发滴落下去。

 

更何况我们的主角阿尔弗雷德还是个,健身教练,欧你知道的那种健身教练,每天在充满活力与汗臭味的健身房教导别人和自己一起挥洒汗水。

 

他总是很有人气,帅气的脸庞上仿佛用刀刻出来一般立体的五官,犹如天空一般碧蓝色的眼睛好似能把人吸进去一样,再加上亮白的牙齿与活力十足的笑容,欧......谁不喜欢帅气的小伙呢?更何况他还不是一般的小白脸,看看他精壮的恰到好处的身材。

 

客源不用说,每天都能排上长队——大概从篮球框直愣愣的排到健身房的大门外吧!

 


当然,这也证明着免不了每天都被浑身被汗水湿透,阿尔弗雷德也是知道的,汗水干透后衣服和自己的皮肤亲密接触的感觉,简直算是酷刑了。

 

不过别担心,许多健身房会贴心的准备好淋浴室,设备齐全,干净整洁,甚至每天毛巾都会换的淋浴室,而洗发水沐浴露没有的,和工作人员说一声就好了,前提是——你要交钱。

 

当然啦,我们的教练阿尔弗雷德是不用交钱的,他可是在这儿打工卖命赚钱的。

 

但他可从来不在健身房那诱人的淋浴室里洗头,总是把身子洗的香喷喷的,再套上一件可以把他那八块腹肌完美修饰出来的运动背心,直接忽略了他汗津津的头发,就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恩......这可真奇怪不是吗?

 

更奇怪的是阿尔弗雷德可不是要跑回自己家,而是每天顶着酷热的太阳,在正午时分,跑在犹如垃圾游戏渲染的人行道上,甚至连凉爽的树荫下都不走,直溜溜的朝着他的目的地跑去——

 

让我们来看看这个帅气的小伙儿最终的目的地在哪儿,能让他这么着魔......

 


......额......一家,理发店?

 

装修并不是很精致,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拙劣,墙上的镜子间隙贴着广告和活动,在墙壁上边的绳子挂满了发型参考,被头发所占领的方块瓷砖,随即被扫的一干二净。

 

“嘿,弗雷德,你今天来晚了哦——”吧台的金发美女,阿黛因走了过来,搭上了阿尔弗雷德的肩膀,脸上挂着有些戏谑的笑,指了指洗发间。

 

“亚瑟今天可是已经被叫走了哦,是个可爱的亚洲短发女孩。”阿黛因好玩的吹了声口哨,看着阿尔弗雷德瞬间耷拉下来的脸,有些好玩的的让另外一位理发师帮助阿尔弗雷德了。

 

“啊哈哈,亚瑟,看来我今天来晚了啊——”一进洗发间,阿尔弗雷德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吐了吐舌头。“今天有些忙过头了,嘿嘿......”

 

“人气越来越高了啊,阿尔。”亚瑟并没有去看他,而是专心致志的照顾自己这边的事物,毕竟自己还只是个实习生。

 

“啊没争取到和亚瑟独处的时间好可惜——”阿尔无奈的躺在了台子上面,任由他人打理自己的头发,毕竟头发粘在脸上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不过这会儿他也没闲着,眯起眼睛微微向上看,盯着亚瑟的锁骨,想着什么时候能咬下去就好了。嘴角勾起一个微笑。

 

“喂!亚瑟,要不我等下留下来两分钟吧!亚瑟你要可要补偿我!Hero不接受反对意见!”说完还嘟起了嘴,活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孩。

 

孩子气的发言,却对亚瑟意外的有效,可见亚瑟的耳根瞬间有些发烫发红,这让阿尔弗雷德不禁在心底比了个v字,脸上挂着傻兮兮的笑。

 

在门口的阿黛因反倒是先抢着发了言“我们的大英雄两分钟就可以搞定了吗?速度也太快了吧,哈哈哈。”

 

哦......这下子我们的亚瑟实习生脸上也开始发烫了,冰冷冷的白皮肤瞬间染上了桃子一样的淡粉。

 

恩......诱人极了,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微不可见的舔了下干燥的嘴唇。

 

“......那,那就晚上再约好了,这,这有什么好纠结的,你们两个真的是。”帮助黑发的女孩洗完头后,亚瑟尴尬的拿毛巾擦擦手,红着一张苹果一般的脸,准备出去给女孩吹头发了。

 

可下一秒亚瑟就被阿尔弗雷德抓住了,阿黛因也适时的热心肠的把女孩带了出去吹头发,瞥了一眼,给了阿尔弗雷德一个玩味的眼神。

 

“亚瑟......你不要骗我哦。”阿尔拿着毛巾擦干自己金色的短发,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眯起的眼睛,露出虎牙的微笑。

 

“英国的绅士从来不会说谎,现在和我出去把你的头上的那堆金色的稻草给吹干净。”亚瑟用哄孩子一样的语气哄着,想把阿尔弗雷德带出去,却反被阿尔抱在怀里。

 

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浮现在阿尔的脸上,看着亚瑟打了个寒战,但也没在意多少。

 

毕竟两个男人在晚上能发生什么呢,无非就是去酒吧喝酒或者坐在什么地方闲聊而已。


 

“那,亚瑟今晚来我家吧.....”压低了的声音,变的有些沙哑的声线。然后亚瑟就发现自己口袋里多了一张地址,而阿尔弗雷德已经哼着小歌走出去了。

 

嘿,谁刚刚想着两个大男人在晚上不能发生什么。

小兔子已经被狼给盯上了。

============================================

可能会有r18后续,吧。

亲身经历,理发店的小哥哥真的,唉,洗个头吃我一嘴狗粮。

我就发发,没什么特别的意义

[给味音痴打call]

老王【这官我当不下去了.jpg】

给酒果的点图,黑桃kq @酒果桑——鸠鸠真可爱

【米英】Neighbor?Fever lover!

*ooc有

*流水账,写的很垃圾

---------------------------------------------------------------------

早上好,今天对于我们的小职员,亚瑟.柯克兰先生来说,依旧是是平和日常的一天!

 

欧......或许有那么一点不平和,因为向来孤僻,独来独往的柯克兰先生,在今天的傍晚,将会迎来自己的,第一个邻居!

 

是的第一个,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真是个大胆的小伙子!

 

要知道柯克兰先生的脾气可是异常的冷漠与暴躁,古板而顽固的,典型的英国人呢!






那么现在让我们把时间快进,快进到这个邻居搬来的傍晚时分吧。






“今天好像是,有邻居会搬来。”做完一天工作后的柯克兰先生伸了个懒腰,看着外面渐渐下沉的太阳,突然这么感叹道。

 

“反正过几天也会搬走的。”

 





毕竟自己身边从来没有过人,也是得益于柯克兰先生的暴脾气。

 

这么想着,稍稍用力的拍了拍自己脑袋,好让自己从工作后晕乎乎的,有点贫血的状态里缓和回来。那么,现在是应该吃晚饭,还是来一杯甘菊茶?

 

在两个选项间飘忽不定的柯克兰先生,在走进厨房的一瞬间,听到了震耳欲聋的敲门声。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甚至听到了自己家木门破碎的哀嚎,让他给愣了神。

 

W,what????

 

亚瑟急忙转换方向朝着自己的门口奔去,有些步调不稳的本想自己的门。

 

说不定再晚点,自己的门就要英勇就义了。






哪个混蛋这么粗鲁???






当怒气冲冲的柯克兰先生打开门时,撞上了一对宛如天空一样澄澈的眼眸,愣住了神。

 

而门外的人也刚好往前踏了一步,遇上了那一片寂静的幽绿森林,顿住了一会儿。






于是,他们就这么,完美的——相撞了。






还一起摔到了地上。

 





柯克兰先生已经要忍不住破口大骂了。

 

“到底是哪个混!......”“哇啊hero不是故意......的”





在看清对方容貌的时候,短暂的沉默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不是吗?






“琼斯先生?”

“亚蒂?”

“都说了不要叫我亚蒂!我的名字是亚瑟,亚瑟.柯克兰!”






柯克兰先生忍住了开口嘲讽和骂人的心情,沉住了气。

 

恩你问为什么会这样?

 




换成你你会和自己上司对骂吗?不可能的。

 更何况自己还暗恋对方,但现在重点不在这儿。

 


 

 

我的上帝,为什么我会不知道我的邻居是我的上司,这太可怕了,这一定是在做梦吧,我是不是应该请个月假休息一会儿,一定是最近太累产生幻觉了吧?

 

“哇啊,邻居居然是亚蒂!感觉真像个惊喜,额我是说,以后多多指教啦,亚蒂!”

 

随后就是一个充满了美国见面礼意味的拥抱,让亚瑟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升温。

 

Shit,上帝啊,这一定是是幻觉啊。

 

“琼斯先生麻烦放开我,在英国并不会有这么亲密接触的见面礼的。”冰凉凉的话语传出来,柯克兰先生把微红着的脸别了过去,努力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并且微微用力推开琼斯先生,这对于一个绅士来讲,太过于亲密了。

 

“诶,亚蒂你现在可是在美国的加州啊,要学会接受这边的生活方式啊。”不情愿的放开了柯克兰先生,琼斯先生的脸上似乎写满了失落和无奈,恩,有点像只没了人陪的大型金毛犬。

 

“我并不想接受!”

“哇啊好决绝?毕竟以后可是要在美国常驻的哦,还是去接受比较好吧?我相信亚蒂你一定没有忘了我们的总部是在美国吧?”

“并没有忘记,琼斯先生,但......”

“那么就很合情合理了,请渐渐适应吧,柯克兰员工。”

 

 

 


“......是”

有什么是比被自己的上司命令更要气愤又无奈的事情呢。

 

抬头看着自己上司完全没有变过的微笑,看久了都感觉带上了点嘲讽的意味。

 

“哇啊真是是很惊讶呢,居然和自己的员工是领居,以后就请多多指教吧,亚蒂。”

“当然,作为你的上司,我也会时不时的来检查工作质量的,那个时候希望你别把我拒之门外了。”

 

眯起眼睛的笑容,像是狐狸一样,看起来真的很不爽,感觉自己被算计了一样。

 

“不用劳烦你费心了,琼斯先生,我一定会拿出让你满意的成绩。”

 

带着忍耐到极点的语气,颤抖着说出这句话之后,柯克兰先生用黑着脸的微笑做了最后的告别,然后,用力的关上了自己家的门。

 

“碰咔”一声,门好像再一次哀嚎了一下。

 

自己会喜欢上这种人简直就是脑子进了蛤蟆!

 





过了一会儿,门内传来小声的咒骂

“去他妈的琼斯,去他妈的加/州。”

 

门内的柯克兰先生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快步走向自己的厨房。

不就是被抱了一下吗,不要有这么大反应啊!就算对方是自己暗恋的人又怎么样,他是个讨厌鬼,亚瑟.柯克兰记着,他是个讨——厌——鬼——。

无力的说服了自己之后,柯克兰先生拖着有些摇晃的步子,打开了自己的冰箱。 

但其实自己还是有点小窃喜的。 






而此时此刻,门外的琼斯先生先是站在门口,发呆了一会儿,又抓了抓身边的空气,又有些尴尬的挠挠头,紧接着单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掩饰住了自己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和控制住自己愚蠢的尖叫。

 

毕竟现在还有什么是比和自己暗恋的人成为了邻居更高兴的事情呢,这可以让琼斯先生兴奋的一晚上不睡觉。

 

“yes!”转身走向自己家门的琼斯先生,还是没忍住,在自己家门口发出了微弱的欢呼声。

 

要是放肆欢呼的话,一定会吓着柯克兰先生的,他可不想吓着自己的小兔子。

 

 

 

这可是个好机会,不是吗,兴奋的美国小伙突然握拳,下定决心一样,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

 

他可不想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邻居?发展成永久的恋人更加不错!

 



 

他们以后的故事亚,还长着呢。

 

什么?你说活力满满的美国小伙是不可能和古板顽固的英国绅士在一起的?嘿伙计,放下你的成见吧。


毕竟英国绅士的专情与和爱恋,美国小伙的毅力创意,会颠覆你对这两个国家的人的第一印象的。 


更不用说还是一个公司工作的员工与上司了,嘿你知道吗,第二天,琼斯先生就把员工守则里面的【不允许在办公室恋爱】的条例给去掉了,虽然这会让他在追到亚瑟之前看到不少恩爱的情侣,让自己变得难受点。 


但能够名正言顺,不收规矩束缚的去追求柯克兰先生的话,琼斯先生是不会在意那些小细节的!


他可是希望亚瑟能当自己一生的挚爱(feverlover)的人,而不是一辈子的邻居(neighbor)啊。

----------------------------------------------------------------------------

算是给月月一个交代了,完全没写出来霸道总裁气质是我的锅orz嘤嘤嘤...... @月华梵音 月月我错啦【哇的一下哭出声】

猫猫出去玩要小心啊,不然长了猫藓就要剃毛了,还要擦药……

【一个哲学的微笑】
强行米英,手是老米的√

【米英】Flower『序章』

借用空间花朵的那个世界观√
ooc有,一开始英→米到后面英←米√
年龄操作,两人同岁
阿尔名字的f自己主观判断了一下意思 注意(゚⊿゚)ツ
————————————————————————————
你的花为什么没有颜色?是什么花呢?

看到了,单调无色的花朵,没有颜色的花,认不出是什么品种。

暗恋一个人,但对方没有感情的话,花是没有颜色的。

单调,无味。就像恋情一样,不会有结果,不会被填满的感情。

为什么会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呢,亚瑟.柯克兰这么想着,感觉鼻尖有点酸,左手摸上了自己的后颈。

阿尔和亚瑟一开始是邻居,亚瑟和阿尔是同龄人,可看起来要比阿尔成熟多了,也羞涩多了。

阿尔小时候是一个调皮的要命的孩子,就像活力永远用不完一样,每时每刻精力充沛。



有点像个小金毛,是个很麻烦的孩子,要远离。年幼的亚瑟抱着自己的《哈利波特》想着,攥着妈妈衣角的手更用力了些,仿佛要把红色的雪纺纱给扯破一样。



然后他就被跑到自己面前的阿尔弗雷德吓了一跳

『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F是freedom的意思!你叫什么啊!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吗!』

当时自己到底有没有答应呢,就连亚瑟自己也记不起来了。

那自己又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呢,亚瑟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可能是初中的运动会,他汗津津的把自己抱在怀里欢呼着胜利女生降临在自己头上的时候的时候。

可能是自己把司康烤焦他却没有怨言吃下去,还给自己鼓励和夸奖,傻兮兮笑着的时候。

还有可能是……有很多种可能性。多的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数不清,这个阳光的大男孩无时不刻牵动着亚瑟柯克兰这个老古板的心。

肯定就是因为自己太古板吧,像阿尔弗雷德那样的男孩,肯定喜欢去做一些新鲜刺激的事情吧。

这两个词放在自己身上,不可能的,那就像是『亚瑟.柯克兰』的反义词一样。

“只要远离了,就不会有感情了吧……”


那天晚上,亚瑟小声啜泣起来。

第二天,亚瑟就转学了。

他们,很久不见。
————————————————————————————
是个he,分上下,可能会有中
感觉一次性写不完啊xxx果然自己还是太垃圾了吗

#求k#【cos正片】Welcome.

『嗯……欢迎光临,要来点什么吗?』

『下午好啊,美丽的小姐.』

『罗维诺.瓦尔加斯你又在这里偷懒?!』

—————————————————————————

罗维诺.瓦尔加斯—兔方【原po】
摄影—桃子 1120660209
妆娘—安歌 898527515
后期—伽比 2213649381
后勤—焰,柏罗

—————————————————————————

大概是累死了的,瞎了一个下午的,借用了狗焰475度的美瞳,我仿佛身处云端哦【咸鱼瘫】总之先感谢一下狗焰借我美瞳啦……

没什么感想,顺便夸夸店家的狗,狗腿挺可爱的,如果不对我鞋子有蜜汁执着的话。

第一个单人片吧……羞耻max,感觉自己丑不拉几的【哭的像个两百斤的小番茄】选原片自己把自己眼睛辣到系列。

为安歌鼓掌,谢谢他为我出境了一只手【啪啪啪】还是带着眼线笔痕迹的那种xxx她超良心的!

希望别嫌弃吧,顺便伽比后期很棒你们赶紧扩扩他。

我知道我肥宅请别嫌弃我(T▽T)……

ps:数字后为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