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方_我是小熊太妃糖

『阿里山的朋友那边的朋友好啊』

兔方,没有什么很有韵味的笔名,我这个人挺狗的xxx

谢谢关注我的每一个人,虽然我又难产又没文笔,但我不要脸好勾搭还会去找你们聊天呀√

杂食,微米英洁癖٩(ü)ว出产的东西一般不会是米英以外的东西,偶尔红色雪兔出没

绑画@Yakumo☆Sparrow

【米英】Salvation【上】

★德州杀人狂米x天使英→人类英
★标题是救赎的意思【虽然整个故事没有那么多救赎的意味】
★梦到的小故事,bug有点多💦💦💦
———————————————————
叮咚,叮咚,是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来了 。

叮咚,叮咚,钟声响起来了。

叮咚,叮咚,是什么在尖叫?





天亮了……






“这个女人已经是第八个死掉的人了!警察到底有没有点用处?!”

“欧……无能的警察,真该死,下一个不会轮到我吧……”

“这个杀人狂杀的人完全没有特点,他难道只是拿杀人当做一个乐趣吗?”

“妈妈……我好怕……”

群众的谩骂的声音,担忧的声音,害怕的声音混在一起,整个纽约笼罩在一片淡淡的恐惧和绝望里。





“我相信杀人狂不会对一个小女孩下手的,他可是hero啊★”




与众不同的声音传了出来。

大家都朝他那边看过去,带着惊讶和厌恶的神情,他本人并没有太在意罢了。

是一个标准的美国男孩,耀眼的金发微微有些偏橙色,看上去充满了活力,天蓝色的眼睛就像晴日里的天空一样,好像马上就会沉迷进去一样的纯粹,暗红色的卫衣正中间,HERO四个纯白色的印花体现出来他是个有着英雄主义的年轻人。

他脸上挂着一个完美的微笑,蹲下来摸了摸小女孩柔软的蜜褐色卷发,从自己的口袋里像变魔术一样变出来一颗草莓糖。




“不要怕——hero用自己的吃汉堡的权利担保,你绝对不会有事的!”




不知道是因为草莓糖,还是因为年轻人的笑容,或者说是那几句保证,小女孩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漏风的牙齿露了出来。

“妮娜——要回家了哦哦,来,和哥哥说声谢谢。”

“谢谢哥哥!妮娜不怕了!哥哥也要注意安全哦!”

年轻人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拍拍胸口,信誓旦旦的说道“hero是绝对不会有事的!”



因为我就是那个杀人狂啊。



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一个哈佛大学的学生,副业是,拯救世界的hero,不过这个hero被大家称为,杀人狂,是的就是今早大家讨论的那个杀人狂。

所以说这个hero也只有他自己这么认为了。

“真不爽,明明我是在为民除害,一个社会的寄生虫,站街女而已——真是,气死我了,今晚要吃三个汉堡来安抚自己!”阿尔弗雷德气呼呼的,穿着艳橙色的大衣外套站在隐蔽的小巷子里,大衣的下摆破烂不堪,因为粘上了太多的洗不干净的血,阿尔弗雷德特地把那一块涂成了绿色,看上去的视觉效果很爆炸,饱和度高的橙和饱和度高的绿碰撞在一起,在晚上显得格外耀眼,这对于一个杀人狂来说是非常不利的条件。



可hero就不一样了,英雄就应该耀眼一些——阿尔弗雷德这样想着,带上了自己纯白色的面具。




拉动链锯,L型的锯齿划破空气,带起一阵狂妄的风,巨大的噪声突然响起,打破了凌晨的宁静,阿尔露出了和今早面对小女孩时一样完美的,充满活力的笑容。


今天的目标是——没有人性的富豪!



警铃响起,凌晨巡逻的警察们分分带着手电筒跑上了街头,一个个提醒住户们注意安全,锁好门窗。皮靴踩在地上的混乱的声音就像踢踏舞的舞步声一样,手电筒的光好似舞台上的照射灯,凌晨十二点。

警铃的声声,皮靴落地的声音,配上耀眼的灯光。



就是阿尔弗雷德的舞台。

“Showtime——!”




“哐当!!!”




又是一道突兀的声音

“谁,谁在那里?!快去看!绝对不能让那个疯子跑了!”

“Yes,sir!”

警察们跑来跑去,顺着声音前进。




近了,更近了,手电筒的灯光照进巷子里,哪里有什么……




“报告长官,是一地的鸽子毛!”

“我的上帝……是谁在半夜把自己家的鸽子放出来了?先不管了,都把自己的警犬带出来,顺着机油味去找,我相信那个疯子就在不远处,这次他跑不掉了!”

“Yes,sir!”



阿尔弗雷德现在脑子很乱。

自己刚刚是被什么东西砸到了?鸽子?不对……




他望着脚下的云朵和仿佛模型一样的市中心。

鸽子好像,没有那么大力气把自己带到空中去。



“天哪……你浑身都是肥肉吗?真重……”



阿尔弗雷德僵硬的转过头,嗯,一个很正常的少年,沙金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他的眼中好像有一片生机勃勃的森林,混着夕阳的微光,粗粗的眉毛没有给他减分,反而增添了一份可爱,一个帅气的,会收到情书的类型的少年,阿尔弗雷德不会下手的类型。



如果忽略他背后那一对翅膀和他们现在的处境的话。




“鸟……鸟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天使!蠢货!”

“什,什么?”

“给我记好了,脂肪块,我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是个天使,不是什么鸟人!你们美国人都这么没礼貌的吗?”

阿尔弗雷德没听到这段话,因为他已经晕过去了。

这对一个无神论者和怕鬼的美国人来说,打击太大了。




金发的天使气愤的想把这个重物给直接丢掉。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