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方_我是小熊太妃糖

『阿里山的朋友那边的朋友好啊』

兔方,没有什么很有韵味的笔名,我这个人挺狗的xxx

谢谢关注我的每一个人,虽然我又难产又没文笔,但我不要脸好勾搭还会去找你们聊天呀√

杂食,微米英洁癖٩(ü)ว出产的东西一般不会是米英以外的东西,偶尔红色雪兔出没

绑画@Yakumo☆Sparrow

【帕佩】给我跪下

#突然想起来欠这人一个帕佩→  @板蓝根吐司
#大概是打斗练手?
#假设帕洛斯离开海盗团
#ooc都是我的锅,希望有人纠正qwq!
#超短,就是练手一下
——————————————————————————
“哈?你的意思是你要离开海盗团?”

“不然呢,这儿对我来说,已经完全没有用处了。”

空气中好像有着淡淡的硝烟味一样,佩利耸耸鼻子,气的牙根发痒,犬齿摩擦着下排牙齿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双手紧握成拳,微微颤抖着,好像随时都要打上去一样。

“你现在最好告诉我你是在开玩笑……不然”

“不然你能怎么样?”

看着帕洛斯那种永远不变一直让人感觉不舒服的假笑和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一样令人作呕的语气,佩利大跨步过去,一把揪住了帕洛斯的衣领,微微低身一头撞了上去,两额相撞,发出碰的一声闷响,也不管疼痛,就强迫帕洛斯和自己双目对视,眉头紧皱在一起,烟粉色的瞳孔缩小,全身的肌肉紧绷着,咬牙切齿的从舌尖崩出来几个字。

“不然我他妈的现在就在这儿打爆你的脑袋!”

帕洛斯也沉不住气了,拽着佩利沙金色的乱毛就用力向后一拽,让佩利的脸向着天空,借着他看不到的瞬间,将佩利一把拽离自己面前,抬起膝盖就向着佩利的腹部顶去。

“咳……嘶……”

双腿一软,佩利捂着腹部就单膝跪在了地上,激起一阵尘土飘散,但也是强忍住痛苦,狠狠的瞪着帕洛斯,就像是一只窥伺猎物气管,随时都会扑上去的饿狼一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黑色的重力球已经漂浮在四周。

“喂,傻狗。”

帕洛斯低下头看着快要伏在地上的佩利,完完全全无视了随时会爆炸的重力球,面无表情,用着仿佛可以吐出冰渣一样的语气开口了。

“我,帕洛斯,已经不再需要你们那个没用的海盗团了。”

看着对方狠狠瞪住自己,不由得咋舌,走了上去,一脚抬起,对准对方的后脑勺,狠狠地踩了下去。

伴随着脑门撞上地面的闷响,尘土飞扬,佩利只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脸和地面亲密接触只会让他觉得自己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升,喉咙里传出野兽一样的低吼声,用力的抬起上半身,可帕洛斯只是默默地加上力道把佩利的头踩在原地罢了。

“喂,傻狗,给我乖乖的跪下。”带着微妙的感觉,帕洛斯的笑容越发越放肆起来,眼睛微微眯起,打从心底的愉悦。

“去你妈的……”佩利一手抓住帕洛斯的脚踝,向着帕洛斯背后的方向就是用力拉扯,另一只手撑起上半身,猛的抬头,稳当当的对帕洛斯的下巴产生暴击,抓起帕洛斯的衣领,狠狠地把他摁在地上。

“帕洛斯你才是要给老子跪下!谁允许你离开海盗团的!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爆你的头!”

“谁打爆谁还不知道呢。”

紧接着就是重力球爆炸的声音,混杂着拳头碰撞,低声嘶吼的声音。

【今天我就要让你给我跪下】
————————————————————————
小甜饼变互殴我的锅,ooc也是我的锅,欢迎来矫正【扶额】第一次写凹凸我好他妈的紧张。
最后容我喊一句强强真好

评论

热度(62)